第二百三十章 为官的真谛(1 / 2)

“父亲,你们忙,我去招呼开饭。”

此时的夏无天早已忘记了一开始的初衷,好像是要杀掉炎辰,可是现在他早已为刚才的事情乐的不知所以。

留下场中的夏无双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炎辰身旁的那位小和尚,安若大师的名号他可也是听说过,一身佛法自不用多说,只是没想到他的徒弟竟然跟在炎辰的身边。

这可就叫人不得不多看几眼了,如果他知道炎辰的另一个身份,在这里他可是号称阎王,若说炎辰的名字肯定会有好多人不知,可是提到阎王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那紧挨北域的邻国对于阎王的名号更是闻风丧胆。

宴会如初的举行起来,说是宴会,也只是寻常的家宴而已,北王可是知道炎辰最不喜人多,所以他也没有过于的铺张浪费,只是几个家做小炒而已。

临近席间,炎辰只是饮了一杯,随着家宴的结束,几人全部有意的离开这里,留下炎辰和北王二人静悄悄的看着这无边的黑夜。

“贤弟,狼胥山还有很远,你这路上可要小心,两年前在那里我可是派人足足找了三天三夜都没有找打任何的蛛丝马迹,一切的巧合就好像是真的一样。”

“商老哥,我必须找到,我而且还要把那些陪伴我死在那里的兄弟全部带回去,我答应过他们的事情,决不能失言。”

炎辰的话语透露着一股坚定,这次他来此就是为了找回当年丢在那里的承诺还有一份圣旨。

“明日我让天儿和双儿也陪你去吧,顺便带上点家丁护卫,多点人总归好上一点!”

对于狼胥山那本是北王不愿在提起的事情,现如今自己的大后方完全落在当今人皇的手中,而且他还是亲自派重兵把守那里,按说这件事情无可厚非,可是奇就奇在现如今整个北域愈发变的混乱起来,一些莫名的枪支也走向了民间,好多的杀人事件也都是透露着一丝诡异。

北域边临朝国,这是一个以军事号称的军事强国,可以说是全民皆兵,一切都在靠着强大的武器支撑着,最看不起的乃是夏国那些武学强者,按他们的话来说,十年苦修不如我全民皆兵。

一直以来这个朝国都是对夏国虎视眈眈,常常借着各种名义骚扰北域边境,可是都被北王派人打了回去。

不幸的是就在两年前一次大规模的突袭中冲出狼胥山直接杀到了他们北域的腹地,当时在无力之下,炎辰横空出世,率领千名龙魂一一打败他们,更是创造了日行千里的奇迹,千名龙魂随着炎辰在四域之地奔波,只要有他们出没的地方,便是敌人命丧黄泉之日。

阎王让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

“商老哥,多谢了,我们几个就好,我相信那人定不会太过为难我。”

老者转头看向炎辰,轻声说道,”还是多些人吧,多些人就多些帮手,现如今你还对他抱有希望,希望你不会后悔吧!”

老者的叹息他炎辰何尝不知,好好的北域,被人皇直接安插人手定在了大后方,说是替他分解压力,可是两年来,不但没有分解压力,而且还是一步步的餐食着属于北王的任何力量,包括经济,人口,都在被人皇暗中掠夺。

现如今只要他北王敢有异动,那迎接他的可就是前后夹击的屠杀,导致现在他不敢动,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势力被人一点点的餐食,直至自己死亡的那一刻。

”商老哥,多谢了!我会把他们完好的带回来的!”